此生都做一個心靈和生活相對應的人

陳春花 原創 | 2019-09-18 13:5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心靈 生活 

  又一次深夜到達齊齊哈爾。十年前也是深夜到達,那是趕去見老師最后一面,十年后的今天和同學約定來看老師,再一次表達謝意。當我們把一束束鮮花奉于老師面前的時候,也把思念和心一起呈上。

  望著老師熟悉的笑容,淚不斷地涌出,但是內心里,我并沒有感到悲哀。我依然能感覺到和老師的交流,這十年依然感受到老師所帶給我的力量,依然可以伴著淚水望著老師清晰的面容,依然相信老師時刻陪著我。

  十年了,相信我有了很多改變,但是和老師交流的習慣卻依然保留下來。記得當年獨自一個人從黑龍江到廣州上大學,每個星期安靜地坐在課室里給老師寫信,每次寫信都有「萬籟俱寂」的感覺,就這樣想著老師,都覺得幸福得要流眼淚。

  總是想到《共同度過》的歌詞:「沒什么可給你,但求憑這闋歌,謝謝你風雨內,都不退愿陪著我......分開也像同度過。」

  是的,我們在分開后,也有同度過的感覺。日子會流去,身體也會流去,但是每一次和老師交流的時候,仍然是那份永恒的感覺,不曾褪色。

  要回東北的前幾晚,一直無法入睡。老師是我生命中的一個偶像, 代表的是從前的某段日子,如今不可追尋,心中感觸豈能言說?生命里有些東西是不可能被忘記的,在不經意觸碰時,會和當年的心情一起涌到眼前。和我同樣熱愛著寧老師的還有40多位同學,我們從祖國各地趕來,生怕錯過了看她的那一眼。

  真正的感情只在心里,經過歲月的錘煉更有了一份親情在內。老師,我想我怎樣也說不出對你的熱愛,敬你如師,愛你如友,更親你如家人。我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詞匯來,因為怎樣表達都顯得笨拙。

  離開公墓,寶華安排我們一起去扎龍看丹頂鶴,進入浩淼的蘆葦蕩,遠望碧水,思緒卻依然停留在自己的內心中。到了下午我還是請同學帶我回到昂昂溪,到當年讀書的中學去看看,驅車前往的途中,我依然不斷地反問自己:是否理解了老師所做的努力?

  走了一個小時的路,我們終于回到了母校,沒有變化的校門,一樣鋪著沙土的跑道,一樣高大的楊樹圍繞著校園的四周。我們讀書時候的一小棟教室依然保留著,但是斑駁的墻體、生銹的門窗刻記著歲月的痕跡。陪我來的朋友說,想不到我的學校是這個樣子。母校經歷了快 30 年的改變,我也沒有想到再看到的時候,也會驚訝于它的古樸和簡陋。

  置身于這樣的環境中,大部分人都很難保持一份好心情,承諾一份對學生盡心盡力的愛,但是寧老師做到了。

  眼前簡陋的課室一瞬間化作當年的場景——潔凈的玻璃、富有詩情的墻畫、歡快的小樂隊......在我所有關于中學的記憶里,都是歌聲、書畫、競賽以及朗朗的讀書聲,我所有的生活情趣都源于這個簡陋而又豐富的課室。在冰冷的深冬,暖暖的火爐釋放出來的,竟然是江南的三月;錚錚咚咚的古箏聲中,流出來的是云鬢宮妝的西子的淺笑輕顰。冬的堅毅和老師所帶來的柔美結合在一起,讓幼小的我們知道了天地之美。 

  人是可以超越環境去創造的。站在陳舊的課室面前,我再一次在內心敬仰老師。

  離開老師這么多年的日子里,我依然會在偶然間想起從前的種種快樂,依然會在別人用「老師」這個詞稱呼自己的時候,有微微的疑問和顧慮。在我內心里「老師」已經是一個專屬的稱呼,一個可以為學生創造豐富秉性、情感和價值判斷的稱呼,我深恐自己無法做到。

  站在依舊如昨日般的沙土跑道旁,遠遠地欣賞,仿佛是在看一幅畫般,回想曾經那么美麗的心情,我突然意識到我更愿意和這些連在一起,這樣才覺得找回了真正的自己,不再迷失。在這樣的氛圍中,心底最深處的東西慢慢涌現到眼前,我想象自己仿佛迎著清風在跑道上奔跑,無拘無束,耳邊傳來的是聲聲的歡呼,我只需要不斷向前奔跑就可以了,終點一定就是勝利!

  工作之后,迷惘、孤獨與失落的情緒時隱時現,為此我自己檢討了又檢討:為什么我就不能隨遇而安?為什么我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向往的環境才能情緒高昂?為什么我要向往生活中有一點點情調、一點點隨心所欲呢?我始終想不通是我太不切合實際,還是我不能懂得生活本身?

  想到老師,我找到了答案。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單純的快樂,因為人的很多東西都是自己給的,只要我們超越環境回歸本心,人生就一定是多姿多彩、豐滿無比的。

  像老師一樣好好做回自己,做好現在,盡力充實自身,然后順其自然,等待機緣到來的一天。畢竟人有很多東西是要受到限制的。

  盧梭說:「人生而自由,但又無往不在枷鎖中。」所以人只能在有限的空間內盡可能地豐富自己,內心的充實才是真正廣闊的天地。

  記得一段話:「最重要的是我們自己要理解那每天太陽升起來的意義,活著,要讓生命獲得獨立的意義。人,應該和四季過,和大自然過,讓我們每天都領略大自然的賜予,讓春夏秋冬在你的窗前報到。」 老師教給我的這一切,我需要用一生來體會。 

  有時會覺得在這種「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的日子中,找不到多大的意義,甚至對自己的存在發生懷疑,許多夢想也漸次遠去,有時候想起來,就會傻傻地發一陣子呆,眼光也變得蒙眬而迷離,心中頗有濕意。

  有時候會有激昂的情緒,自由自在的心情,一派云淡風輕,胸萌大志,要在平凡的生活中創造出最深刻的幸福來,這種時候便會步履輕快,深信自己已經看到了生命中的真諦, 而這一切就源于和老師的交流。

  日常的生活的確平淡,但是我們依然可以找到釋放心靈的空間, 如果能夠珍惜此刻擁有,以快樂的心情去接受,一切都是美好。就如老師從哈爾濱師范大學畢業后就來到這個偏遠的小鎮中學,沉下心來去接受,但也從不放棄夢想,因為她知道,在前行的路上,一份美麗在等待著她,而這份美麗就是學生們豐富的人生。正是老師這份安然,使得她在這個小鎮里依然保持著極高的品質標準,從而也成就了我的價值追求。

  擁有一個可以真正和自己的內心進行交流的良師是多么幸福的事情。生命的幸福不在于環境、地位、財富,而在于心靈如何與生活對應。老師和我都是極其幸福的人,老師能夠讓心靈和生活對應,而我因為可以和老師進行內心的交流,也擁有了和生活對應的心靈。

  1992 年的時候,我回到昂昂溪看老師,一個晚上只想不斷和老師聊天。當時我就想,如果可以和老師一直在一起有多好,可是我知道這樣的機會是很難得的,又禁不住有些傷感。所以我就對老師說,我一定要努力賺錢,接老師到廣州住,這樣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1998 年的時候,我幾乎要實現這個愿望了,但是老師卻再也不能和我聊天了,不管我多努力,這已是我終生的遺憾。

  白居易的一首《問劉十九》說出了我想到老師時的心情: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老師在我生命里,永遠都會是最重要的人,是我在霜雪欲下的時候,在夜寂人稀的小屋中,在小小的紅泥火爐旁,想要與她喝一杯,且只想與她喝一杯的那個人。別的人,不能走進這樣的感動里:生命中因最簡單的情境而產生的感動。

  錢鐘書說他的處世態度是:「目光放遠,萬事皆悲;目光放近,則自應樂觀,以求振作。」

  我頗以為然。遠看人渺小如芥子,生死無從把握,自然可悲,但看一日一日,踏踏實實地生活,自是應該快快樂樂,這是錢鐘書的處世態度,也是老師的生活狀態,我亦該如此。

  以前心里也有不能清明的時候,但是在這一天之后,會清明起來,老師不必再真正說什么,那種潛移默化已自然而然地教會了這一切。十年后的這一天,我知道我可以此生都做一個心靈和生活相對應的人。

個人簡介
現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管理學教授,主講巨變時代的組織管理。
每日關注 更多
陳春花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360新时时杀号江西时时杀时时自动投注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