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背鍋21次 小扎為救Libra大打中國牌

蔡凱龍 原創 | 2019-10-25 16:5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央行 Libra 

  Facebook在今年6月推出Libra白皮書和構架后,引發全球各界人士的關注,其影響面已經遠超數字貨幣領域,成為金融界持續不斷的熱門話題。

  如今Libra飽受各國監管機構反對,創始成員成批退出。在理事會剛剛正式成立、Libra正處于發展的關鍵十字路口之際,本月23日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在國會關于Libra的聽證會,自然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

  數小時冗長的聽證會其實核心內容可以濃縮成一句話:小扎重申Libra建立一套高效普惠全球金融體系的愿景,并努力打消國會立法者的疑慮。

  比如,Libra需要獲得美國所有監管機構的允許,特別是在反洗錢和反恐怖主義融資方面需要達到監管機構的要求。在獲得監管機構批準之前,Facebook不會參與Libra項目的上線。如果Libra未經監管機構批準就上線,那么Facebook將被迫退出協會。以及多次強調Facebook只是Libra聯盟的成員之一,未來Libra由聯盟主導,讓Facebook和Libra適當切割,避免因為樹大招風反而影響進度。

  這些闡述和小扎在聽證會前一天公布的書面證詞內容大同小異。

  唯一讓人震驚和不解的是,美國國會討論Libra,居然有21次提到中國。為什么美國國會Libra聽證會會和中國扯上關系?

  其實,中國被牽連上,在小扎的提前公布的書面證詞中已經初露端倪。小扎書面證詞寫的中規中矩,都在可預見范圍之內,唯一例外的是,在其中某一處提到中國。

  凱叔在就小札證詞提到中國一事接受媒體采訪說過:“扎克伯格舉中國數字貨幣的例子有些牽強。他提到中國,純粹是為了利用中美兩國關系不好的時機來觸動美國國會和監管機構,這是一個技巧性的問題。“ 

  可事情比預料的要嚴重。小扎超乎成功地觸動了美國國會議員的神經,在23日的聽證會上中國成為高頻話題。數據最有說服力:通過搜索驗證聽證會全文文字版,全場講話有21次提到中國,小扎說了11次,國會議員說了10次。在小扎關于Libra的核心觀點16條中,每4條就有1條直接提及中國。

  小扎關于中國和Libra的核心邏輯:國會應該支持金融創新,如果不支持甚至堅決反對Libra,Libra就無法支持美元霸權,無法實現美國價值觀。與此同時,中國一部分基礎設施比美國好,中國央行會利用這樣的優勢取代Libra,將會很快在全世界推行中國的一套數字貨幣體系和標準,嚴重動搖美元霸權和美國價值觀的傳播。

  這樣的邏輯漏洞百出,經不起推敲。因為Libra和中國央行數字貨幣雖然都統稱數字貨幣,但是差別巨大,并不是同等競爭關系,不會發生正面沖突

  首先,兩者性質不同

  Libra是非主權的聯盟數字貨幣,而央行計劃推出的是主權國家數字貨幣,一個非主權,一個主權,性質上根本不同,其背后代表的意義截然相反。Libra推出進展不順的原因是監管機構不放心,而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它是非主權數字貨幣,而央行數字貨幣根本就不用考慮監管放行的問題,因為央行本身就是監管機構。

  其次、兩者功能不同

  正如小扎在聽證會上一直重申的“Libra是一套跨國支付體系,不會和主權國家法幣競爭”;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在法律地位上等同于國家主權貨幣,除了支付外,還有結算、計價、儲備等貨幣該有的功能。

  小扎對美國官員口口聲聲說,Libra不會影響美元,Libra只是支付系統,不會和包括美元在內的國家主權貨幣競爭,可是為什么偏偏就又和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競爭了呢?顯然自相矛盾。按照小扎多次強調:Libra只是支付工具,那Libra真正的競爭對手是支付寶、微信支付、退出聯盟的Paypal、Visa和Master等支付公司才合情合理。

  況且全世界同時進行央行數字貨幣研究的不止中國一家,還有歐盟和瑞典等,單挑中國出來顯然別有用心

  第三,兩者使用地理范圍不同

  Facebook在國內是不能訪問的,Libra聯盟目前也沒有中國公司,其規劃的一攬子儲備貨幣也沒有人民幣,所以可以預見,即使Libra成功,大概率也不會覆蓋到中國大陸;從中國央行的角度,大概率也不允許Libra在國內使用。而央行的數字貨幣也將會和人民幣一樣在國內通用,兩者井水不犯河水。

  至于小扎在國會說“他們(中國央行)可以用它(中國央行數字貨幣)來作為‘一帶一路’計劃的一部分,用他們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使它能夠在亞洲和非洲地區使用。”這不僅缺乏常識,而且還危言聳聽

  人民幣國際化,經過數十年的積累,至今也才走了一小步。即使央行推出數字貨幣,也要先在國內得到大范圍通用和普及,才有可能邁出國際化的第一步。現在就開始妖魔化處于醞釀中的央行數字貨幣,未免太早了。

  最后,兩者時間順序不對

  小扎在聽證會上重復強調:“Libra發布白皮書后,中國央行立刻(原文用的是immediately)開始啟動(原文用kickoff)數字貨幣計劃,想搶先盡快在Libra之前推出。”這就本末倒置了。

  央行在2014年就成立了專門的數字貨幣研究團隊,對數字貨幣發行和業務運行框架、數字貨幣的關鍵技術、發行流通環境、面臨的法律問題等進行了深入研究。2017年1月,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推出央行數字貨幣一直是央行這幾年來關注的重點之一。央行開始研究數字貨幣的時候,Libra連影子都還沒出現呢。

  央行加快數字貨幣推出進程,或多或少有因為Libra引發全球關注的因素,但絕非像小扎說的“是因為Libra推出,央行才開始啟動的”。這明顯和事實不符。

  凱叔是崇拜小扎,支持Libra的,因為被小扎作為全球互聯網界的領袖人物的個人魅力折服,也被Libra的偉大愿景所深深吸引。

  可是卻很不屑小扎這種行為:為達到推動Libra的目的,不惜大打中國牌,邏輯混亂,事實不分,甚至危言聳聽。在如今中美關系進入低谷、美國國會處在對華極其不友好的時期,這樣的操作無異于在油桶里扔進去一根點燃的火柴。

  主動把政治引入商業,這種逆常規操作本身就是把雙刃劍。小扎還故意選擇在最敏感的時期、在最敏感的場合、引最錯綜復雜的中美兩國國際關系,入迄今為止最龐雜的商業計劃里,這波神操作,真讓人嘆為觀止。

  這樣后果有可能殺傷力驚人,小扎弄不好會傷人傷己。

個人簡介
互聯網金融千人會執行秘書長
每日關注 更多
蔡凱龍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360新时时杀号江西时时杀时时自动投注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