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排放的根源是消費,不是生產

樊綱 原創 | 2019-10-25 20:28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碳排放 

 

  今天我們要討論經濟結構和低碳發展的關系,我的思考是,經濟結構的調整主要和發展階段有關,不太容易調整,也不應該隨意調整。什么樣的發展階段就會有什么樣的經濟結構,這是與收入結構、人們的需求函數、技術水平等多重因素密切相關的。但所有這些指標有一個龍頭或抓手,那就是需求。所以我們最終要看的是需求結構,就是人的發展目標、人追求幸福的函數。

  國家要發展,人民要幸福,這是基本需求,因此,討論氣候變化也不能脫離這個根本問題。各國發展的基本權利必須是特別明確的,不能讓任何發展中國家為了環保而只過儉樸的生活,這種道德說教也許倫理學家、哲學家可以做,但不是經濟學家的責任,經濟學家的責任是發展。

  在給定的這個前提下,發達國家絕不能批判發展中國家對發展的追求。發展中國家的人也要消費,也要提高生活質量,這是最根本的發展權利。

  消費才是排放的源頭,不是生產

  全球氣候問題在當下的本質就是:發展中國家排放量大,但那是因為排放量大的產品是我們在生產,發達國家雖然不再生產,但依然是需求的源頭,這相當于他們把排放轉移給了發展中國家,而不是不排放,也不是不需要這一類產品。事實上,只要發達國家還在消費,尤其是還在進口含有大量碳排放的產品,那么發達國家對于碳排放就負有直接的責任。我們做過一個研究,對歷史上的消費排放做分析,結果發現一切排放最終都歸結為消費,而不是生產,所以我們應該從最終需求的角度來看結構,才能夠解釋為什么人們要消費,讀懂了為什么要消費,才能理解為什么還在生產。

  調整需求結構是方向

  從需求結構的角度看,最關鍵的是儲蓄率問題,以及消費和投資的關系問題。

  我國儲蓄率太高,消費不足,投資過高。為此可以在社保、消費信貸、利于消費的服務業等環節上多做功課,從需求角度下功夫,改變需求結構,把投資降下來,消費提上去。如果消費率提高,儲蓄率適當降低,對結構調整有好處。當然,前提還是要與經濟發展階段相適應。

  不過需求結構的調整并不容易。收入是逐步增長的,消費是逐步變化的,儲蓄率也是逐漸降低的,這也是一個自然發展的過程。但我們知道這是對的方向,并為之努力,就會有效果。

  供給側的結構調整是重點

  當前低碳壓力大,要想短期效果更快更明顯,還是要在供給側下功夫。

  首先應提高整體投資效率和資源利用率。我國資源利用效率還是低水平,包括投資效率本身。過去我們投資過高,最近才降下來,其中一個原因是經濟過熱,大量資本投下去,最后導致產能過剩,嚴重的資本浪費和不必要的碳排放,今后要防止。

  其次是通過技術創新,改進各方面特別是能源方面的利用率,降低碳排放的強度。

  最后是優化能源結構本身。這是政府大有可為的方面,包括停止新建煤電,努力推動新能源發展,提高可再生能源、非化石能源的比重,真正朝著零排放的方向發展,力爭在十四五期間使新能源、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上一個大臺階。

個人簡介
經濟學博士,現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基金會秘書長,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兼任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360新时时杀号江西时时杀时时自动投注软